聆听父亲

聆听父亲

书架上摆着一本书,名字是《聆听父亲》。我愣了许久,自从父亲去世,我对关于这两个字的一切都非常敏感。掩卷沉思,不禁拭泪,我想起了我的父亲。

2016年的六月一号,在那个充满欢声笑语的儿童节,父亲住进了医院。我以为他会像往常一样,输几天液就会平安回家。我照常上班,当我在楼道里接到爱人打来的电话,我从他的语气里听到了心痛与不安。我蹲在楼道的一角,泪水肆流。

父亲在床上躺了两个月,由最初可以朗声喊出我的名字,到最后沉默不语,只是呆呆的望着窗外,只有短短的两个月。时间太快,对父亲来说,每一天都有可能是最后一天,我努力地想让时间过的慢些再慢些,但是却无能为力,只能看着父亲一天天消瘦,离我们越来越远。

父亲走的那天,距离我暑假上班还有十天。冥冥中,父亲像是算好了时间,他不会允许我因为他而耽误了工作。之前因为带他去医院看病,我曾经请过几次假,他每次都是愧疚不已。

父亲走后的一段时间,我的白发骤然增多。我终于相信一夜白头不是传说。

走进那间屋子,那张床空了,轮椅拐杖没有了,那个听见我咳嗽几声就担心不已的人,那个看见我有几根白头发就心疼不已的人,不见了。父亲怕我生病,父亲怕我老去,可是,他却匆忙的离开了我们。

父亲的拐杖送给了隔壁的一个爷爷。我经常看到老人拄着它在街上慢慢的走,每次,我都会一直目送他走出我的视线。透过满眼的泪水,我又看到了父亲,他在淡淡的向我微笑。

生活依然继续,我要用最坚强的状态面对母亲。我们之间,从开始的小心谨慎不敢提父亲半个字,到现在,母亲可以轻声的说起往事,这是一段多么艰难的时光。那年的春节,母亲包好了饺子,盛出一碗,放在了小桌上,转身去厨房的时候,她的脚步有些踉跄。妹妹打来电话,我躲开母亲,在电话里,我们姐妹两人痛哭失声。第二年,父亲的生日,我们煮了鸡蛋,下了面条,彼此心照不宣,却没有人说话。几天后,我在孩子的书架后发现了一张贴纸,上面写着“姥爷,祝您生日快乐!”落款的时间就是父亲生日那天。

我们都在想念,但却只能埋在心底,我们不能让痛苦传染延续,因为还有母亲。

今年是母亲的本命年,她系了一条红裤带。母亲一直认为,这是一种迷信,但今年,她却固执的不肯摘下来。母亲说,有人告诉她,本命年系红裤带对子女有好处,可以让子女健康平安。我明白,母亲越来越依赖我们,失去了父亲,她变的脆弱不已。

又是一年暑假,在这个距离父亲最近的日子里,我静静的怀念着父亲,聆听父亲来自天边的声音。父亲,一切安好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